【九死全文试读精彩章节精彩试读】主角白斯文_后方小说网

九死

九死 连载中

九死

时间:2021-01-22 10:23:55 分类:玄幻 来源:黑岩网 作者:戴老板的男秘书 主角:白斯文

火爆新书《九死》是戴老板的男秘书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白斯文,书中主要讲述了:《九死》是作者戴老板的男秘书写的一本探险悬疑小说,主角是白斯文,小说大概讲的是主角所属的囚犯群体死里逃生时发生的故事,其中疑点重重,小说节选:我叫白斯文,是个在押的犯人。警察认为我杀害了一位可敬的支边教师,且手段残忍,情节恶劣,虽然一直没找到尸体,还是判了个无期。当然,我并不是想说自己有多么冤枉,这里头的故事错综复杂,一时半会儿真说不清楚。尤其眼下,更没功夫细讲,因为排山倒海般的黑沙暴,已经压顶而来。...

精彩章节试读:

九死第二章:沙鬼夜行

那人的囚衣号码,正是五四一四。

“你到站了!再往前就是奈何桥了,赶紧先把过桥费交了。身上有什么值钱的吗?平时小金库儿藏在哪儿啊?这会儿就甭抠门儿了!别怪阎王爷我没提醒你啊,耽误了时辰,下辈子只能投胎山里当王八。”

李二杠先瞎忽悠几句,再朝五四一四扬了一把沙子。然而和我略有不同,五四一四非但不想和李二杠说话,还向他扔了一具尸体。

这下大出意外,李二杠毫无防备,当场被砸翻在地。五四一四一击得手,紧跟着就想过去放套连招儿,不料身后乒乓两声枪响:一颗子弹擦着他的头皮,嗖地钻出车外,消失在茫茫的沙幕之中;另一颗则打在座椅的铁靠背上,反弹起来,最后没入悬挂的尸体丛林。

“都消停着点儿!眼下同舟共济,你不划桨也罢了,少添乱。虎三儿,节省子弹,前方路远,有备无患。”

说话的是那个驴脸老头儿,嗓音不高,但腔调十足,声声入耳。开枪的则是和满脑袋缠布条的五四三二站在一处的彪形大汉,“虎三儿”也不知道是他的名字还是绰号。

五四一四自然是停住了脚步。似乎犹豫了片刻,才慢慢转过身。脸上毫无表情,径直朝虎三儿走去,半道儿还推开了想要帮他解手铐的五四三九。

热心肠的五四三九并不介意,干脆蹲下身,先给我去掉脚上的镣子。

“你长的好像我一个表亲。上海的,年纪应该比你大些。从小儿啊,就喜欢看上海滩打打杀杀的故事,什么马永贞、许文强,‘锦衣白袖,龙帮老九’……对了,我叫阿田,你贵姓?”

五四三九低着头,一边挨个试着手里的钥匙,一边自顾自说了一大堆。我其时还在担心“蜘蛛人”,生怕车厢里再出什么变故,不免有些紧张,注意力散在其他几个人身上,等到脱下手铐,随口回了一句:“免贵姓白。”

那阿田猛地抬起头,诧异道:“真是太巧了!怪不得这么像!我亲戚也姓白,叫白锦绣……你该不会是上海人吧?”

我摇了摇头,马上提高了警惕,开始留心眼前这个精瘦的汉子――典型的邻家小哥模样,尽管没什么特点,但怎么看都不像是犯罪分子。

我深知人不可貌相,更不信什么巧合。阿田摆明了是要套近乎,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况且这趟车上都是些什么人?就算拿炮轰,估计也没几个冤死的。豺狼虎豹,敬而远之,方为上策。

我不再答言,阿田也知趣,笑了笑,干脆地止住了话茬。

另一边,五四一四已经到了虎三儿面前。两个人身高差了有大半头,虎三儿居高临下,又持枪在手,明显气势更胜。而五四一四似乎本打算要动手的,但无意间往车头处看了一眼之后,竟是绕过虎三儿,继续往前去了。

一场火拼危机莫名其妙地消弭于无形,仿佛连囚车都跟着松了口气——

正在这时,沙暴里不知什么东西狠狠撞上了囚车,发出轰隆一声巨响。囚车猛地一晃,差点又翻个跟头。一时间沙尘沸腾,顶灯随着车体摇摆,闪个不停。悬挂在半空的死尸大腿,如同扯线木偶般,疯狂起舞。紧接着,就像正在悠荡的秋千被人一把抓住,囚车又毫无征兆地停止了抖动。那些堵住车窗的尸体,突然一个接一个地窜了出去。眨眼的工夫,只剩下一排被掏空的天窗,黑洞洞的,好像饥饿的,站着队等食的嘴。

所有人都被眼前诡异的情形惊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好在沙漠没有趁机跟着作怪,不知不觉中,风声也变得小了,骇人的黑沙暴终于渐渐偃旗息鼓了。

“诸位稍安勿躁,可能是黑鹫群。虽然极为少见,但它们只吃死尸,不必大惊小怪。”

说话的还是那个驴脸老头儿,慢条斯理的,派头儿十足。他身边站着虎三儿,两个人的脸色都很平静,神情坦然,果然是不怎么担心的。

眼看着其他人也定下神来,没想到角落里不合时宜地飘出一个讨厌的声音:“这大风天,蚊子都能刮没影儿,还他妈黑鹫白鹫,你舅爷来了也得玩蛋儿去!红眼儿兔子拉磨,装哪门子大耳朵驴……”

我心中暗笑,自然听出来是盖着尸体的李二杠又耐不住寂寞了。这小子虽然压低了嗓子嘟囔,可妙在字正腔圆,几乎连标点符号都没落下,给人听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驴脸老头儿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两下,虎三儿也正要发作,不料囚车忽然又是一阵乱颤,车外跟着枪声大作,一阵阵怒涛拍岸似的撞击声,由远而近,炸雷一样震耳欲聋。那一溜惊魂未定的车顶灯,一边嗞嗞地叫着,一边逐个熄灭,再无半点光亮。

最后一盏苟延残喘的顶灯,彻底闭眼前的一瞬,我注意到三件事情:阿田只轻轻一跳,仿佛武侠片里的“梯云纵”,直接从上面狭窄的车窗窜了出去,不过揣在兜里的钥匙串,不小心掉了下来;驴脸老头儿的袖口里,笼着一支短枪,瞄准的竟是他身前的虎三儿;五四一四用手铐之间连着的锁链,勒住一张写满恐惧和绝望的脸,迅速退到暗处。

随后,囚车内外,漆黑如墨,而那道由远而近的怒雷,也终于迎头劈下。

一下、两下,伴着钢铁扭曲的声音,第三下的时候,囚车底盘从中间裂开一条巨大的缝隙。混着血腥味的沙尘,呼啸着涌进车里。接着是第四下、第五下,随着骨架碎裂的脆响,最后一下,整个囚车被拦腰斩断。

我觉得自己就是筛盅里的骰子,翻来滚去的。即便抱紧了脑袋,还是给撞了个七荤八素。有那么一阵子,几乎昏厥过去——眼前出现了深邃的夜空,夜空中挂着一轮明黄色的月亮。月亮是如此的大,如此的圆,上面还映着一个婀娜的女子身影,仿佛一伸手就能触碰到她的裙角——下一刻,剧痛把我从幻境里硬拉出来,晕头转向之际,又有人一把抓住了我的脚腕子,猛地一扯。与此同时,一道巨大的黑影擦着我的肩膀掠过,带起刀子一样的烈风。刮得之前受伤的地方,撕裂般火辣辣地疼。紧接着头顶上忽然一亮,一具燃烧的尸体从天而降。

借着火光,我才发现,风沙此时早已经歇住,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奇怪的黑色雾气,弥漫在车厢里。

现在最晚不过下午四五点钟,天却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正是这种黑雾在捣鬼。而火焰似乎对黑雾有着特别的吸引力,在那具燃烧的尸体上方,漏斗状的黑雾不断被吸入跳跃的火苗之中。火势渐旺,雾气渐薄,慢慢的已经隐约可以看见四周的情形了。

囚车被一分为二,前半截情况如何,不得而知;一直霸占中间位置的驴脸老头儿,连同虎三儿一起没了踪影;车尾狭长的后窗上缺了个大口子,像被刀子豁开的嘴。地上原本是囚车右侧的那排车窗,也都遭了毒手,仿佛鲨鱼背鳍划过的水面,一模一样。

我暗自庆幸,要不是有人及时拽了自己一下,后果不堪设想。差不多能猜到,应该是离着最近的李二杠仗义出手。这家伙尽管十足的烦人,可毕竟是救命之恩,于情于理也该去道声谢谢。

心里拿定了主意,却没找到人。身边空空荡荡,不知都去了哪里。这时,又一串“烤肉”被扔下来,接着听阿田的声音在头上叫道:“出来吧,安全了。沙里的东西怕火,都吓跑了!”

我一时搞不清状况,但也不愿意独自呆在劈啪作响的火葬场,于是小心翼翼地从后窗爬出囚车。

车外风平沙静,天仍黑似锅底。幸好有不少燃烧的尸体照亮,同样也是不断吞噬着雾气,远看十数个黑色龙卷,接火连天,妖异地扭动着身躯。

囚车半埋在沙里,摆成一个的巨大“八”字,像一支从中间掰折的二踢脚,洒出的火药,就是那些残肢败体,混着血的沙粒。

距离囚车不远,那辆押运的军卡也被掀翻在地。车身如同被重锤反复擂过,已经破烂得看不出形状。帆布篷子缠在爆裂的车轮上,碎得跟拖把头一样。军卡边上散落着数具大兵的尸体,全都只剩了一半。有的是上半身,有的是下半身,露着肠子,冒着白气,惨不忍睹。

我咽了口唾沫,艰难地平息了胃里的浪涛。又仔细扫视了一圈儿,似乎真的没什么危险。只是在地上发现不少纵横交错的沙沟,像是被胡乱犁过的农田。这大概就是阿田所说的“沙里的东西”留下的痕迹,其中最宽的一条,正好从一分为二的囚车中间穿过,消失在沙山的远端。

“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但愿是真的怕火……”

我使劲儿掐了一下大腿,之前一连串诡异的经历和眼前诸多奇怪的景象,要说不是在做噩梦,也不是那该死的幻觉,就实在让人难以理解了。

身边的雾气又淡去不少,也是碰巧,我看见不远处一堆火光旁边,正坐着李二杠。他怀里抱着脑袋上缠满布条的木乃伊五四三二,不停地晃啊晃,哄孩子睡觉一样。五四三二则死了似的,任凭怎样摆弄,丝毫没有反应。直到李二杠低下头,凑到他耳边说了句什么,五四三二才突然诈了尸,拼命挣脱起来,也不喊叫,远远跑开了。

相关内容推荐:

幻想空间

编辑幻想空间点评:

《九死》这本书我给五星,我觉得这本书很精彩,无论是招式的描写,还是感情关系的处理,我觉得都很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玄幻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九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