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元记事》主角凤舞清凤家完结版小说在线阅读_后方小说网

混元记事

混元记事 连载中

混元记事

时间:2022-08-05 12:00:52 分类:言情 来源:落初 作者:苏绝 主角:凤舞清凤家

经典小说《混元记事》由苏绝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凤舞清凤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刻苦修真——种灵草、炼丹药、四处游历、拼命进阶...  修真无岁月——大关闭小关、小关连大关、闭关数年如流水一般前进...  唧唧...  既有逆天空间法宝在手,为何还要在修真大道之上蜿蜒攀爬!  想看狗血亲情爱情友情纠结?不好意思,她只认自己的亲爹!  天生懒散,安全有保,谁还费那个闲工夫去跟自己找不痛快?  韬光隐晦?用得着吗?咱有什么露什么,想夺?你有那个命吗?  看上了她的特殊体质?这个简单~能免费蹭个修为谁不乐意啊?  开山建造宗门?当然可以...  不过事先说好了,我们可是仙商一体制的呦~  PS:此文不为父女文...

...

精彩章节试读:

就在越来越多的修真者在听到传信而赶往姬源拍卖行的时候,凤舞清和凤重玖却已经被一位看上去柔柔弱弱、却将一大帮子团团围绕在他们父女二人身边的修仙者们给生生的挤到了一旁去的灵寂期修仙修士给‘截’在了当地。

那貌美而又柔弱的灵寂期修士身边还跟随着一位看上去高大而又伟岸的英俊男子,而在他们两个‘突破重围胜利会师’到达凤氏父女二人身边之后,却一改刚刚那一番强势而不可挡的气势,转而无视了凤重玖的存在而单单的和凤舞清套起了近乎。

凤重玖缩在自己的兜帽里面,无声的开合着嘴巴重复着那名灵寂期女修士声声哀泣之中不时呜咽上几声的两句话,心里面在腻歪的同时也不免为了这灵寂期修仙修士的低姿态而好好的感慨了一番。

在这本源修真三界之中,能够在众目睽睽之下为了几株灵草药而摆出如此低姿态的修真修士人数其实并不在少数,但是在摆出低姿态的同时却又隐隐带着四五分勾引意味的女修仙修士嘛……渍渍,这可是人家若水宗的女修仙者们才会有的招牌动作嘛!

一想到若水宗这三个大字,凤重玖就不由得埋头嗤笑了起来。在她当年还和老爹在外面游历的时候,就已经见识到了这若水宗女修仙修士们的厉害。这些女人明明在日常的修炼生活之中并不缺少男人,却每每见到一两名看上去堪称上品的男人,都要摆出来一副‘我好寂寞、我好忧伤’的态度来引诱那些被她们的美貌所迷惑住的进而自寻死路的男修仙修士们。

想当年,她们家的**老爹可是没少受到那些**女人的骚扰呢……一看到那女修仙修士渐渐向着凤舞清的袖子伸过来的芊芊玉手,凤重玖不由得咬着自己的舌头低头阴笑了两声。然而还不等凤重玖开口贬低一些什么,另外一只一看就知道是一名女子的深色手臂,却将将在那若水宗女修仙修士即将得逞的时候,一把拦住了她!

凤重玖低头看着那女子深色的手臂,左边的小眉毛一挑,瞬间就想到了这本源修真三界之上,另外一家全部都是由女修仙修士组成、却颇有一些正面口碑的女修宗门来。

青鸾门。

那肤色颇深的女子在拦住若水宗女修之后,开口爽朗的一笑。那略带着一点点沙哑声线的女声,在周围男修们纷纷皱眉的同时,在凤重玖听来,却是舒服的一塌糊涂。

“卢静师妹,你现在何必如此的着急呢。这两位道友手中的灵草药既是如此的珍贵,想来这姬源拍卖行的主家定是会为此而举办一次拍卖会的。卢静师妹何不等到拍卖会正式开始举办的时候,再来与我们这些道友好好的公平竞争一番呢?”

周围那些本来因为那名女子不与寻常女修相同的肤色和声线而微微皱眉的男修们,一听到这句话,立马就抛开了刚刚对那名女子的低视,转而开始纷纷赞同的点起了头来。

而那卢静女修在听到这一番话以后,却是气的满脸通红、酥胸起伏。她贝齿紧咬朱唇,一只白皙而又幼嫩的食指却是没有丝毫礼貌的指着那名女子颤抖个不同。

“别以为你们青鸾门……哼哼,你再有本事,不还是管不住自己的未婚夫吗?!”

一说到这里,那名若水宗女修不由得得意的轻拂了一下自己两边那并不散乱的鬓角,一张芙蓉面上满是对那名女子的嘲讽与鄙视。

谁知那本应该因为这若水宗女修的挑衅而脾Xing大发的青鸾门女修却是并不在意的微微一笑,那双锐利而又上挑的凤眼之中,连一丁丁点点的不忿以及委屈都寻找不到。

而就在凤重玖看戏看的正得劲、等着那名若水宗女修再次丢脸的时候,姬源拍卖行的陈掌柜却亲自下楼、客气的对着店面里其他的客人们点了点头,礼貌至极的将凤舞清父女二人给迎回了楼上。

“两位道友大驾光临真是令本店蓬荜生辉,不知先前这位小友所说的百年灵药可是...”

凤重玖听闻此话,不禁慢慢的收回了自己还黏在那名青鸾门女修身上的视线。抬起头来没事人似的、轻轻的用脑袋顶了一下凤舞清的下巴。一直沉默至今的凤舞清被凤重玖的这个举动给逗的低声笑了笑,随即伸手从他以前的储物袋里拿出了一颗六百三十二年药龄的葑淋草。

陈掌柜紧紧的盯着那棵被凤舞清随意用两根手指拎着的葑淋草,感受着它周围所散发出来的浓郁灵气,愣愣的站在原地发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呆,然后才在清醒过来之后的第一瞬间就一个箭步跨上前去将处境很是‘危险’的葑淋草给轻柔的抢了过去。他动作快捷的从旁边的柜子里掏出了一只高阶紫檀木锦盒,然后很是小心翼翼的将葑淋草给放了进去。随后更是看着那高阶的紫檀木锦盒连连叹气,似乎是对于将此等顶级灵草药装在这高阶锦盒里是一件多么不合时宜的无奈之举……

凤重玖看着陈掌柜这一系列夸张的举动,内心深处却根本产生不了任何‘可笑’的想法。她还记得以前老爹也是这样对待好不容易才可以在灵山森林边缘处找到一棵的中阶灵草药的。一回想到那时候的情景,凤重玖心里刚刚冒出来的那么一丁点的得意也瞬间消失不见了。她微微的抬起头来透过兜帽沿看向了此时在陈掌柜心里已然被刻印上了‘纨绔子弟、败家子’等等称号的父亲,意料之中的没有在凤舞清的眼睛里面看到任何一丝戏弄的成分。

凤舞清感应到了女儿向他所投来的目光,他伸出手来轻轻的覆上了凤重玖被斗篷遮盖住的小脑袋,双眸之中闪烁着似是欣慰、似是心酸的黯淡光芒。

凤重玖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的视线,随即又将自己的小身子向凤舞清的怀里拱了拱。老爹刚刚的一系列举动,都是他们父女二人事先安排好的。而之所以表现出那么一副对灵草药不在意的样子,就是为了向这位陈掌柜示意:我们对这些五百年以上的灵草药并不在意,它们的功效只是用来换灵石花花而已。这样一来,正好为将来想要给宗门打造出一副‘背景强大、材料充分’的形象而做出了最初的奠基。

别看只是在一个拍卖行掌柜面前做出了这番姿态,要知道,这位陈掌柜后面所依靠着的可是鼎鼎大名的姬末世家!只要这件事情有从这位掌柜嘴里面传出去的可能Xing,那么就有可能为他们未来的宗门拉到一个强大的盟友。毕竟,谁都希望自己能够拥有一位出手如此大方的朋友不是?!

在陈掌柜正对着锦盒里面的葑淋草大加称赞之时,凤舞清又将另外五株小**灵药拿了出来。而当他把那些灵药从储物袋里刚刚掏出来的一瞬间,早已被灵气所吸引住的陈掌柜就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它们给夺了过来,并且一一的安放在了其他的锦盒之中。

没有去在意陈掌柜那暗地里翻白眼的不忿态度,凤舞清与凤重玖知道,今天晚上的拍卖会,他们自己的东西绝对已经在商品架上占有一席之地了。

姬源拍卖行每隔三个月都要在第四个月上旬7、8两日晚间各举办一场拍卖会,而这一次的首场拍卖会则因为‘五百年之上八百年以下的灵草药’而震惊了整个锦华大陆上的数位修真人士与宗门。因为灵草药是在临近中午时分才送到拍卖会场的,而卖家要求的也是于今日晚间将灵草药拍卖出去。虽然在这期间,姬源拍卖行的陈掌柜曾不止一次的劝说卖家‘第二日晚上拍卖的话,所有得到消息需要这些灵草药的修士与宗门才有可能赶过来,届时拍卖所得的灵石绝对会比第一日多出很多’,然而卖家所给出的答案竟然是‘如果真的有修真人士以及宗门需要这些灵草药的话,他们会在三个月后的拍卖会里再次带来一批年头类似甚至更加久龄的灵草药。但是按照所在宗门的规定,他们每次最多只能携带六株灵草药。所以请需要灵草药而这次没有时间赶到的道友们,下次请早。’

当陈掌柜把这句话交代给小伙计令他传给堵在姬源拍卖行门口的众位修士听的时候,人群中瞬间爆发出来的惊叹声、议论声简直能够把整间姬源拍卖行的房顶给掀翻!他们没有想到,这些已经数百年没有问世的**灵药竟然是属于一个隐士宗门的!那、那那那到底得是个实力多么雄厚的门派啊!

拍卖行外乱哄哄的,而已经被陈掌柜邀请到地下拍卖会场去的凤舞清父女二人则是悠闲地坐在贵客室里面喝着**的海青茶、小声的‘聊’着他们的‘宗门趣事’。

“师兄,你怎么光拿那些上不得台面的灵草药来让他们拍卖啊?不是说好了要卖那些他们都没有见过的、能换好多好多灵石的高品质灵草药给他们吗?你答应我卖完之后要用那些灵石给我买好吃的!你可不能骗我啊!”

“好师妹,你别急。师尊吩咐咱们不能把这些高阶灵草药卖给这些修真界的修士。你忘了这些灵草药在他们这里已经是几千年都没有出现过的顶级灵草药了吗?”

“啊?就那样品质的还是顶级灵草药?师兄你没有骗我吧!”

“傻师妹,你可是师兄亲手带大的,说是师兄的女儿都不为过。师兄又怎么会骗你呢?”

“恩...也对!不过要真是这样的话,他们这些门派的弟子也太可怜了!刚刚师兄你拿出去的那些灵草药,听说三师伯那边的七师兄是直接拿来喂养灵兽的!”

这边贵客室里面的两‘师兄妹’还在感叹着其他门派弟子的可怜‘遭遇’,那边姬源拍卖行里面的陈掌柜与另外一位执事却听得满头大汗。

“陈老头,你还别说,人家还真就是哪个隐士宗门的弟子!不过你说...你说这得有多么大的一座仙根灵脉才可以拿这些五百年以上的顶级灵草药来喂、喂养灵兽的啊?唉,你说会不会是你那边的窃听阵法被人家发现了,人家故意说给咱们听的啊?我可从没听说过哪块大陆上有这么一座灵气异常充裕的仙根灵脉啊!”

这位执事紧紧的拽着陈掌柜的袖子,唠唠叨叨的问个不停。而陈掌柜则是直接跌坐在椅子上沉思了半响。

“老刘头,我那窃听阵法还是灵犀少爷用老祖宗留下的带有老祖宗一丝仙力的鸣翎石所画下的。就算是合体期的高手也不可能发现它的踪迹。虽然那两个人身上都穿着隔绝灵识探究的避灵衣,但是却也未必就是渡劫期的高手!更何况,就算那二人真的是渡劫期的高手,咱们这样的窃听,你觉得人家还有必要去说谎应对咱们吗?...恐怕早就一招灭了咱们!况且能够培养出两个如此年轻的渡劫期修士的宗门,怎么就不能拿这些五千年以上的顶级灵草药来喂养灵兽了?再者说了,隐士宗门、隐士宗门,要是能够让你发觉到仙根灵脉的存在,人家还能被称作是隐士宗门吗?真是...”

听着陈掌柜缓慢的陈述,被称作老刘头的执事觉得还真是那个理!当即在心里将陈掌柜的这些话给记了下来,决定回去之后就将这件事情禀报给家主大人!

其实身在贵客室里面的父女二人还真就没有发现陈掌柜画在贵客室里面的窃听阵法,他们两个如此的对话也只是按照出发之前就拟定好的说辞演绎着而已。

按照凤舞清的想法,既然想要把以后宗门的影响力尽可能地扩大,那么还不如在出了混元天地之后就开始演戏!因为比他境界高深的修真者随时都有可能出现,所以要想不露出破绽,就只能在不管有没有人在的情况下都不去改口!

于是可怜的陈掌柜就在这么一个稀里糊涂的情况下,被忽悠了...

西沫山—姬末世家麾下—姚溪灵脉

“师尊、师尊!”

一位青衣布衫的旋照期弟子驾驭着灵符飞到了凌耀峰启邢道尊的住处,他收起飞行灵符气喘吁吁的向着启邢道尊的院子里奔跑而去,边跑边大声的呼喊着。而他的这一举动则引来了凌耀峰众弟子的侧目。

“清既,你慌慌张张的跑来做什么?”

启邢道尊斜靠在青木榻之上,面带笑意的看着眼前这名举止上有些手足无措的小子。他的外表看上去约莫25、6岁的摸样,五官很是清俊飘逸,浑身上下无处不散发着一种可以安抚人心的柔和气息,轻易地就抚慰了眼下这一名内心焦虑的小弟子。

“师尊,陈掌柜传来消息,原铭城、原铭城里有道友要于今天晚间在姬源拍卖行拍卖一批五百年之上八百年以下的灵草药!”

清既说完一下子瘫倒在地,**灵草药对他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

或许是这条消息太过于惊人,即使是启邢道尊这等高深修士也在榻上呆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他眯了眯那一双狭长而又迷人的丹凤眼,开口轻笑着用灵力助清既站立了起来。他起身走到清既身旁伸出手来为他整了整略带着些许褶皱的衣领口,在遣走了清既之后,才转身走进了他床榻之后被一扇紫檀木屏风所遮挡住的小房间。

“典墨,与为师到原铭城里去转上一转吧。”

随着启邢道尊的话语,一名十七、八岁光景的男孩子走出了之前那间紧紧关闭着房门的小屋。

真是...

美词气,有风仪,而土木形骸,不自藻饰,人以为龙章凤姿,天质自然!

相关内容推荐:

佳依

编辑佳依点评:

《混元记事》这本书我给五星,我觉得这本书很精彩,无论是招式的描写,还是感情关系的处理,我觉得都很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言情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混元记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