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带着傻弟弟全文阅读小说免费阅读】主角艾米天上飞_后方小说网

重生带着傻弟弟

重生带着傻弟弟 已完结

重生带着傻弟弟

时间:2021-05-13 10:50:02 分类:言情 来源:落初 作者:今梦.QD 主角:艾米天上飞

主角是艾米天上飞的小说《重生带着傻弟弟》此文是今梦.QD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美国富二代移民艾米在家里被凶手袭击,重生后来到中国一个穷山旮旯,成了一名土得掉渣的山妞,还摊上一个傻子弟弟。艾米要找出袭击自己的凶手,要知道父母的生死,要回美国去,可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艾米竟不记得美国家里的电话,甚至连英语都不知怎么说。就在艾米走投无路的时候,一所以培养入殓师著称的学校进入了她的视线,对,就是它,艾米要进这所学校,她要成为“大入殓师”,成为“大入殓师”就可以帮她解开人生一切谜团。  新书《望夫成虫》在女生网古代言情发表,欢迎围观。

...

精彩章节试读:

“大哥饶命啊,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难道忘了还要金娃赔你的耐克跑鞋吗?”癞痢已经有点撑不下去,狗娃平时一不顺心就喜欢用脚踢他那几个跟班,不过癞痢也真阴,来了一招声东击西,把狗娃的注意力引到耐克球鞋上去。

狗娃经癞痢这么一提醒,想起还要金娃赔他的球鞋呢,就住了手,问地下的癞痢:

“打得怎么样?”

“打得,打得好舒服。”癞痢讪笑着说,明明被踢得浑身乌青疼得要死,居然说好舒服。

“哼哼。”红娃对癞痢不屑的冷笑。

“红娃,金娃踢碎了我们家的玻璃窗,如果你不赔钱的话,得赔我一双耐克球鞋。”狗娃趾高气扬的对矮了他整整一个头的红娃说。

红娃诧异的仰头看着狗娃说:

“踢碎你们家一块玻璃窗居然要赔你一双耐克球鞋,一块玻璃窗多少钱,一双耐克球鞋多少钱,你当我红娃不会算这笔账吗?”红娃双手插在腰际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

狗娃这种人平时一定嚣张惯了,提出这么无理的要求不但不觉得脸红,竟还言之凿凿:

“我们家的玻璃是防弹玻璃,什么叫防弹玻璃你知道吗,就是子弹都打不碎的玻璃,一块防弹玻璃至少五百元,一双耐克球鞋也正好五百元,一块防弹玻璃正好抵一双耐克球鞋,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我早就给你精打细算过了,我狗娃绝不会**你们黄家一分钱。”

“我红娃无赖见的多了,但是没见过像你这么无赖的。”红娃点头看着狗娃,觉得这种人真是枉生为人,她冷冷的说:

“既然你们家的是防弹玻璃,像你说的那样子弹都打不碎,那为什么会被金娃踢碎?”

艾米在屋里暗暗点头,她真为红娃的聪明拍案叫绝。

狗娃见红娃说在要害上,有点死撑不下去,不过无赖还是有无赖的赖法的,只见他对红娃说:

“别人当然踢不碎防弹玻璃,但是金娃保证能踢碎,因为金娃的脚是金刚火力脚,比飞机大炮都还要厉害。”

“你……”红娃气得说不出话来。

癞痢见报仇的机会到了,附和狗娃说:

“金娃的确长了一双金刚火力脚,我五六年前被他在小腿肚上踢过一脚,现在还乌青呢,不信我给你们看我小腿肚上的乌青。”癞痢果真把裤子捋了上去,让人看他腿上的乌青。

“你腿上的乌青是刚刚被狗娃踢的,怎么赖在金娃头上。金娃才只有十二岁,五六年前他才不过六七岁,试问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怎么会把你的腿踢成这样?”红娃说。

“所以说金娃的腿是金刚火力腿,这就是金刚火力腿的威力呀。红娃,你别傻帽了,你的弟弟金娃腿功了得,真的一脚把狗娃家的防弹玻璃踢了个大窟窿,不但我看见了,连长娃也看见了,长娃你说哥说的对不对?”癞痢忽然变得和蔼可亲起来,长娃更小今年才只有八岁,癞痢祥和的伸手抚着长娃的头,从口袋里拿出一粒德芙巧克力,剥了外面的糖纸,把巧克力塞到长娃嘴里,笑嘻嘻的问人家:

“甜吗,甜的话你就说你亲眼看见你哥金娃踢碎了狗娃家的防弹玻璃。”

长娃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巧克力,他也不懂什么叫出卖,被癞痢利诱之后就说:

“嗯,金娃真的把狗娃家的玻璃窗踢碎了。”

红娃不怪长娃,怪就怪那个该死的癞痢,红娃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癞痢见红娃生气吊儿郎当的抖着一条腿,嘴里还叼了一根香烟,样子有多拽就有多拽,红娃真想冲上去一把掐死他。

“金娃踢碎我们家的防弹玻璃,要赔耐克鞋。”狗娃高呼一声,地下一群腿子忙附和:

“赔耐克鞋。”

“真是岂有此理,踢碎一块普普通通的玻璃居然要人家赔一双名牌球鞋,这是哪门子道理!”艾米再也坐不住了,她忘了红娃关照过她叫她不要出来的话,气冲冲的跑了出来。

狗娃他们还在那里振臂高呼踢碎玻璃还球鞋,艾米高声喊了一句:

“全部给我停下来!”

到底是拉拉队长,气场不要太足,声音完全盖过狗娃他们的呼声,甚至还把这些人喊的楞住了,全都张着惊奇的眼睛看站在黄妈家门口,双手叉腰,挺胸仰头,一副胜利女神般凛然不可侵犯的傻大姐。

重生之后尽管原型的记忆一点都没有在脑子里留下,可是艾米一看这群人便知,为首那个一定是村支书的儿子狗娃,因为在这群人里面属他穿戴得最好。艾米伸手指向狗娃,毫不畏惧的说:

“金娃要是真的不小心踢碎了你们家的窗玻璃,我们只赔给你一块玻璃。哼,你想糊弄别人可以,想糊弄我可不行,防弹玻璃根本就不会碎,只会裂开,你当我傻大姐是什么人连这点常识都不懂吗?碎一块玻璃居然要赔一双名牌球鞋,你比加勒比海盗都还要厉害,能啊你。”艾米朝狗娃竖了竖大拇指。

静,真的很静,就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听得见,艾米发现所有人包括红娃金娃长娃和那些乡村恶少都用惊异的眼神看自己。艾米忽然觉得有点心虚,她想,是不是露马脚了,如果原型是一个小女人似的人物,我刚才这样不是完全反常了。管他呢,只要把这群乡村恶少赶走才是硬道理,清了清嗓子,艾米问边上的金娃:

“你是怎么把狗娃家的玻璃窗踢碎的?有什么就说什么,不要害怕,你已经十二岁了,是一个小男子汉,应该拿出点勇气来。”

金娃一直都是低垂着头一副哆哆嗦嗦的样子,他抬头看了艾米一眼,又迅速把头低下了,小声说:

“我踢足球的时候不小心把狗娃家的玻璃窗踢碎的,不过我只踢碎了一扇玻璃,我真的只踢碎了一扇玻璃。”

艾米点了点头,又转向长娃问他:

“金娃说的是不是真的?”

长娃舔了舔嘴唇,嘴里还有德芙巧克力残留的香味,因此心情大好,说的话干脆利落:

“金娃说的是真的,他是在踢足球的时候不小心把狗娃家的玻璃窗踢碎的。”

“什么不小心踢碎的,根本就是故意的。”看来癞痢真的不是一个好东西,关键时刻又来调唆。他见这样还不过瘾,来了个更恶的,把黄妈晒在外面的萝卜干故意掀翻在地,这样还不够,更恶的还在后面呢,当红娃尖叫着扑过去想抢救撒在地上的萝卜干时,癞痢阴冷的看了红娃一眼,用脚狠狠的踩地下的萝卜干,萝卜干是黄妈一家冬天的主菜,全家人冬天就靠萝卜干过活,现在萝卜干在首恶癞痢的教唆下被一帮乡村恶少一根一根踩到泥地里,红娃急得哭了出来:

“萝卜干,我NaiNai晒的萝卜干,这可是咱家要吃一个冬天的呀,呜呜……”红娃伤心的哭着。

“真是太不像话了。”艾米想擒贼先擒王,惩恶先惩首,她迈开矫健的步子,雄赳赳气昂昂冲到癞痢跟前,癞痢还在那儿为恶,欢笑着把萝卜干踩到泥土里去,艾米冷不防从癞痢背后把他拎了起来,摔了一个大背包。

“哦哟。”癞痢屁股着地,“砰”一声摔在地上,疼的爬不起来。

艾米冷冷的看了一眼摔在地上的癞痢,再一次把癞痢拎起,又摔了他一个大背包。

“哦——,疼死我了。”癞痢没想到傻大姐的力气居然这么大,两个背包把自己摔的浑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

“你个Jian诈小人调唆犯,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你。”话音刚落艾米已经第三次摔癞痢大背包。

此番情景看得狗娃等人如痴如幻,傻大姐居然还会武功?

“撤,快撤,傻大姐今天中邪了,我们会死在她手里的。”狗娃害怕的看了傻大姐最后一眼,一溜烟跑了。

艾米见狗娃连滚带爬逃走,只一眨眼的功夫,艾米惊讶的发现除了被打趴下的癞痢,那帮喽啰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得一个都不剩。

“傻大姐饶命,求你别再背包我了,你要是再背包一下,我可就要上西天了。”癞痢跪在地下苦苦哀求。

艾米蹲下,拍了拍癞痢的头,说:

“只要你以后不再做狗娃的狗腿子,我就饶了你今天。”

“我再也不做腿子了,再也不做了。”

艾米忽然一改刚才的温和,瞪视着癞痢凶道:

“快给我滚!”

“我滚我滚。”天底下贱的人见得多了,可没见过像癞痢这么贱的,他真的在地上滚了起来,等到癞痢越滚越远之后,艾米总算舒出一口气,这时艾米发现身后好像站着一个人,回首一看居然是康娃。康娃一张脸臭臭的对着自己,他皮笑肉不笑的对艾米说:

“你能啊傻大姐,就连狗娃的人你都敢得罪,你今天揍了狗娃手下的癞痢是爽了,不过以后我们黄家的日子可难过了。”

艾米被康娃的话震住了,艾米想,这儿可是中国农村,村支书有点土皇帝的味道,自己逞一时之快打了癞痢让狗娃吃了亏,照这种人的Xing格会这么轻易罢休吗?

“傻大姐你别听我哥的,他怕他们,我才不怕呢,你刚才真的是太英勇了,把癞痢打得哭爹喊娘,我看了不知道有多爽。”红娃搂着艾米的肩说。

艾米想红娃真是一个女中豪杰,跟那个缩手缩脚的康娃比起来,不知道强了多少。艾米也伸手搂住了红娃的肩,对红娃笑道:

“妹子真是好样的,有大嫂子我的风范。”话一出口艾米就知道闯祸了,康娃正横眉竖眼的瞪自己,艾米高傲的对康娃哼了一句,跟红娃两个人去捡地上的萝卜干。红娃觉得萝卜干扔了可惜,决定捡起来洗干净之后再晒干。艾米见黄妈家这么穷,眼泪都快下来了。这时她想起刚才看到的那则招生启事,艾米决定上那所以培养入殓师著称的“至尊魂灵”学校,可是学费太贵了,一学年居然要三万元,艾米到哪儿去凑这些钱。

相关内容推荐:

邹林

编辑邹林点评:

五星好评,作者文笔深厚,有大家之风,剧情跌宕起伏,说实话,这本书和(驱鬼道长)是我看过最好看的两本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言情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带着傻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