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魂屠龙剑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裕龙啸在线试读精彩章节_后方小说网

追魂屠龙剑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裕龙啸在线试读精彩章节

追魂屠龙剑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裕龙啸在线试读精彩章节

时间:2021-12-08 06:01:04编辑:母大虫人气:

《追魂屠龙剑》由网络作家倾城日光薇娜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裕龙啸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穆宗没了朝纲琐事,绝了朝上奏折,又经历了桃花林这场惊骇,此刻反而觉得舒心轻松,好不痛快。为了玩得尽心,吃得畅怀,命沈芳且停且行,沿 ...

追魂屠龙剑

推荐指数:10分

《追魂屠龙剑》 第10回 穆宗取道临安城 阴阳双煞 免费试读

穆宗没了朝纲琐事,绝了朝上奏折,又经历了桃花林这场惊骇,此刻反而觉得舒心轻松,好不痛快。为了玩得尽心,吃得畅怀,命沈芳且停且行,沿路游览风光美景,品尝风味小吃,也算是换种心情。   不日到了江南地界,穆宗顿感气候宜人,心情舒爽,浑身的轻松。结果是入扬州,游无锡,玩苏州,品尝民间佳肴,换种口味,过着闲人般的逍遥日子,还真是悠哉快活,都不想回京城去了。   莫菲是临安人,自入宫后就没回过家,心里挺想念父母的。过去在宫里没机会,今日到了江南,这心也就动了,只是见皇上游玩正在兴头上,也不敢去打扰,但这心情一下子差了许多,路上的话也少了。好在穆宗心细,见莫菲半日没有一句话,在心里琢磨了一阵后,在酒楼的饭桌上,便问:“爱妃,寡人觉得你有心事。有甚么事,快对寡人说说。”莫菲听了忙摇头,笑笑说:“没,皇上,也许是臣妾太累了。”不想旁桌的小桃红插话过来说:“皇上,奴婢知道娘娘的心事。她家在临安,想回家看父母,怕扫了皇上的雅兴,故尓憋在心里不敢说。”穆宗听了才知莫妃的心事,便笑道:“那是寡人忽视了。爱妃,既已到了江南,临安又不远,寡人陪你一同回家去,看看爱妃家人缺些甚么。”莫菲听了心里感激,忙道了句:“谢主隆恩。”   旁桌沈芳听了,便对同桌的雷龙说:“兄弟,莫家也是临安的大户,落在城南的古风镇上,你带上八个兄弟先行打点,也让莫家主仆有个准备。”雷龙点头,放下碗筷起身,随手点了八个兄弟离了酒楼。   一夜过罢,到了次日早上,穆宗与莫菲用膳后上了马轿,由沈芳他们护着取道临安。      好在雷龙做事谨慎,没惊动地方,只是莫家得知小女将回,当今皇上也到,这份荣耀自然不能再说了,凡莫家在江南的至亲当夜就赶到了临安,谁都想一睹万岁爷的尊容,沾沾莫菲这位贵妃娘娘的光。   办妥了诸事,这走走歇歇中,路上竟然行了两月,就连穆宗自己都觉得发福了许多,想必是吃大了肚子,脸色也红润了许多。到了屯溪已近清明,也不知是谁走漏风声,大小地方官员闻知皇上徽服游白岳,便早早聚拢整顿街市,清查闲人,跷盼一月有余,此时见了圣驾慌忙跪迎三呼“万岁”。   穆宗无奈,只得与莫菲出马轿,被这群唠叨不休的地方官簇拥引入府衙,摆上接风盛宴。   席间,地方官员少不了对皇上大献殷勤,诵赞功德,也没忘记自表功绩。   穆宗心里端着白岳紫云观的那些尤物,只想早早取道前往,哪有闲心听人这般噜嗦,便和莫菲说笑。程洪看得真切,便说:“皇上这一路劳累,疲惫之心尚需调理,有事过三五日再议。”众官听了作声不得,只好离座跪送。行了一路到行馆,程洪引穆宗莫菲入房说话,沈芳调度随从布置守卫。   既然自己已到了黄山脚下屯溪,莫菲又怎肯错失了黄山美景,还大夸风光无限好,缠着穆宗非要先去游黄山,再到白岳。那似哭非哭的模样,还真让皇帝小儿瞧了心疼,也就一口应允了爱妃,说是先游黄山,再玩白岳。受了如此恩宠,莫菲可说心悦异常,破涕为笑,在穆宗身上撤娇一番后,说:“只是臣妾嫌地方官陪游烦心又不便,玩得必然不称心,还不如不去。干脆,去白岳得了。”穆宗笑笑,伸手将莫菲搂入怀里,大声叫来程洪,吩咐说:“寡人改变行程,明日先游黄山,三日后再去白岳赏景。寡人嫌地方陪游太烦心,不如今夜早睡,明日早起。”程洪领旨退出,去找沈芳商议了后,暗作准备不提。      到了笠日,天还未明,大家便起了个大早,打水淑口,牵出马匹,备好马轿。程洪这才去叩门请出了穆宗,莫菲,偷偷出了行馆,上了马轿,飞马出了屯溪镇,就象是一群山贼似地,只怕让地方官撞见烦心。   拂晓时,程洪择一比较干净的路旁小摊共用早膳。随从纷纷下马,四散警戒,穆宗,莫菲这才出轿。   这小摊也就一付座头,几只树桩,程洪请穆宗,莫菲入座用膳,左手端碗稀粥,右手捏着香喷喷的葱油面饼,桌中有碟腌菜为下粥所用。余人或蹲或站,或坐或靠,由于人多碗少轮着吃,摊主也来不及做,故直到了天明日出时,大家方用完膳,送穆宗莫菲入轿,众人上马而走。   到了黄山脚下,穆宗,莫菲出马轿换乘滑竿。沈芳留下八个随从看管马匹车辆,又遣四人先行探路驱赶游人,免得惊扰皇上游玩。他与程洪带余人前呼后拥上了山道,开始了这黄山赏景之程,却没想到会遇上无敌魔君一伙,险些惹出大祸来,毁了大明万里江山。   这一路悠悠赏景,听鸟唱曲,入了山林,看得美景。不觉中行至始信峰下,这已是太阳当头的时辰,程洪望见山道旁林中有一凉亭,虽不大,却有酒肉吃喝,也无甚么闲人,就招呼大家停下歇脚,扶穆宗,莫菲下了滑竿,入林内亭里坐下,店主连忙凑了过来,只怕招呼迟了跑了生意。   沈芳遣十个随从四处警戒,不准游人靠近,随后入亭唤来店主,取出两锭大银搁在桌上道:“掌柜,先上十来壶香茶,再将好酒好菜如数端上,只怕你店太小,到时不够用,你说咋办?”店主听罢笑了,指指亭外林子道:“客官,不妨,俺家就在此处住,内有牛羊肥猪二十来头,肥鹅鸡鸭上百只,要吃鲜鱼时,随时下网去池塘捕捉,美酒自然不在话下。”穆宗听罢,果见亭外三四十步处的林子里隐有七八九间石屋,散放着一群牛羊,就对店主说:“本老爷是京城富贾,兜里有的是银两,只怕你少了帮手,误我游玩。”   店主知是来了大主顾,忙让伙计上了香茶与点心,再吩咐伙计去石屋让全家老少动手,各宰二十只土鸡肥鸭,十只大鹅,五只羊,和一头猪,再取二十瓮好酒来。他自己拿了鱼网木桶,亲入一旁池塘,撒网入塘捕了几网大鲜鱼,足有百十斤重,甚么鱼都有些,还有河虾,便入厨房忙碌了起来。   趁酒菜未及上桌,喝了一壶香茶,莫菲便拖上穆宗出了凉亭,游东逛西地欣景周边美景。   程洪与沈芳也不敢懈怠,忙出凉亭随在身后二十来步处。   “皇上,此番出宫游玩,可说是臣妾此生最快乐日子。”莫菲柔声说着来到林中一条小涧旁,见浅浅水中竟有河虾小鱼在游弋,便惊呼一声:“有鱼虾耶。”就迫不及待地脱了绣鞋,挽起裤管小心翼翼地入了涧中,双手在嬉笑声中去抓水中鱼虾,嘴里还不停地招呼穆宗下涧一同嬉戏。   在后宫初见莫菲时,穆宗也不觉得这江南秀女有多少可爱之处,只是看她是紫云观弟子,入白岳山道必然是熟门熟路,这才带她一同出来。不想这两月朝夕相处,莫菲似火柔情,无邪天真,入微体贴,善解他意,非但让穆宗挑不出毛疵,还不时地让这位皇帝小儿取悦淫情,饮欲三更。时而也会一展厨艺,烧出几道江南小菜来与皇上喝上几壶,把酒言欢。如此这般,穆宗已没有不宠爱莫菲之理,任她消遣心也欢悦,此刻见她招呼,便挽起裤管,刚想脱靴下涧,取悦爱妃几何。   这时在前探路的随从有一人回来,禀报程洪与沈芳,说光明顶上黑压压地聚有千余江湖人,甚么和尚道士,草莽绿林,豪杰怪盗,侠士魔鬼,恶贼乃致采花大盗,正邪黑白甚么人物都有,说是等食人魔前来比武。   听罢此讯,沈芳脸显惊骇,心里端思:“这钟磊既是沈练师弟,又在兖州桃林救过我们一命,如今黑白两道向他发难,我等该怎么办?”他这人有恩必报,但今日却有些犯难了。“明知这钟磊今日有难,如不出手相助,有忘恩负义之嫌。可皇上是万金玉体,万一上山遭人侵害,还不毁了锦秀江山。”想罢便与程洪窃窃商议,要说服皇上膳后下山,择日再来。程洪想想也是,到了穆宗侧后,说:“皇上,光明顶聚有千余正邪两道江湖人物,说是在等食人魔前来送死,万请皇上暂时避避,过个三五七八日,再上黄山来赏景。”   穆宗原本对江湖诸事也不感兴趣,只是钟磊在兖州桃花林解过他们危难,虽当时躲在轿内未曾一睹钟磊雄风,但心想此人必有三头六臂之神威,不然又怎么能惊走辽东五怪他们。况且,明知钟磊今日有险,却要匆匆下山去,这有违情理,便说:“避啥?这钟磊是个大英雄,曾救过寡人性命,避了岂不害了他。”言罢召沈芳到了身前,道:“若无钟英雄兖州相救,又何来尔等今日性命,你说呢。”声音刚落,身后传来笑声。“此话问得妙也。”随即便有一人飞身疾到,沈芳急忙拔刀在手护住皇上,却见来人是钟磊,这才安心,将刀入鞘,拱手道:“钟兄,你何苦要来黄山自陷绝境。”钟磊将浑铁棍插入土内,先朝沈芳拱拱手,随后对穆宗说:“想必你便是当今万岁爷,确实有王尊风范,钟某让你牵挂,谢了谢了。不过有一事还请万岁爷恕罪。”穆宗非但没在意钟磊不行跪拜之礼,相反非常欣赏他的这种豪放。再瞧他长得如此雄猛威武,犹如天神,心里极是喜欢,当即便说:“钟英雄救了寡人性命,寡人正想赏你黄金万两,官至三品,你又何罪之有。”钟磊先跪拜道了声“谢了”后,起身道:“实不相瞒,万岁爷的龙凤大舰为钟某所劫,事后在大同府撞见赵虎,王豹,方知那大舰是万岁爷的宝船,那今日有命下山定然是双手奉还。”钟磊如此坦然,还真让穆宗感到意外,此刻有了龙凤大舰下落,内心自然欢喜,刚要说话,却听钟磊接着说:“赵虎,王豹是钟某挚友,既然他俩在为万岁爷当差,那钟某岂能让他俩脸上无光。说来也巧,屠龙教的那些龟孙子在东昌府议事,说要绑了万岁爷,敲诈些白银黄金。钟某听了后,便悄悄尾随在后,只是半途管了桩闲事,这才险些误了时间,幸亏万岁爷无事,不然钟某还真有愧于赵虎,王豹了。”听了此话,沈芳才知在桃花林遭袭的原诿,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这时远处传来了店主的叫唤。莫菲闻声从小涧里上来,穿上绣鞋,伸手挽住穆宗胳膊刚要说话,眼神却与钟磊打了个照面,不禁一愣,心道:“好面熟啊,象是在哪儿见过。”随即便想了起来,芳容喜悦,唤了声“师兄”后柔甜甜地对穆宗说:“皇上,还真是巧了,这钟英雄是臣妾的同门师兄,白岳真仙洞府当家长老白衫老道的爱徒。”让莫菲这么一说,钟磊也顿觉亲热,点头笑道:“对对,你曾是紫云观修练弟子,你姐叫莫雅,白一飞是你师姐,云姑师太是你师父。”如此这么一说,俩人的话也就多了,多半是聊白岳的事。这说说笑笑之中一聊也就没个完了,只把皇帝小儿凉在了一边。   穆宗,程洪,沈芳请钟磊一同入凉亭用餐,说是边喝边聊。可钟磊死活不肯赏脸,还说了一番道理来。“万岁爷,想必光明顶上早已聚满了江湖人物,就等钟某前去送死。要知道,这些江湖人的耳目众多,如发现尔等与钟某同桌吃喝,恐疑同伙,怕对尔等不利。总之,如钟某有命下得黄山,那必入皇宫向万岁爷来讨杯美酒喝。诸位,那钟某先告辞了,来日再会。”言毕,怕穆宗会再三挽留,钟磊忙伸手拔出铁棍疾身而去,几个跳跃之下人已纵身到了山腰消逝在了林子里。   “真是高手,如飞一般,神也。”望着远去的钟磊,穆宗在感叹之余赞了一声,牵手莫菲入了凉亭。   沈芳忙让随从开启酒坛,一时香味扑鼻,满桌佳肴。程洪招呼皇上贵妃入座吃喝,递筷斟酒。   席间,穆宗问起钟磊与江湖人的过节,沈芳他们便你一句我一句地凑拼起了钟磊的身世,和与黑白两道的恩怨原诿来。穆宗听了点头道:“如此看来,尔等均要相助钟英雄,寡人自有贵妃保护不会有事。”看来这可爱的皇帝小儿还真信了娇艳欲滴的贵妃娘娘那句会功夫的话。      赵虎,王豹办完皇差连夜起程离了鞑靼,除吃睡就是赶程,只怕错过上黄山光明顶的时间,使把兄弟钟磊独自涉险。好在俩人的坐骑均是宝马,虽不能日行千里,但也能不歇跑上六百里,算算行程也能赶上,只是一路之上太贪程,马到宁国府后疲惫致死。他俩叹息一声,随便吃了点心后,就以轻功飞疾,直扑屯溪而去。正午上了黄山,撞上沈芳遣出探路的锦衣卫,方知皇上就在附近,这才来到了始信峰下,入凉亭跪见万岁爷。   “免礼,坐吧。”听得穆宗此说,两个锦衣卫连忙起身让位给赵虎,王豹。待他俩入座,店家忙添了两付碗筷送来。沈芳为他俩斟满了美酒,穆宗笑笑说:“赵虎,王豹,你俩今日急上黄山,想必不是冲着寡人来的吧。”见赵虎,王豹听了很是尴尬,忙又说:“寡人没有责备你俩的意思。在兖州,你俩的朋友钟英雄还救了寡人性命。赵虎,王豹,你俩既已到了黄山,那就该出手相助钟英雄,寡人自有沈芳护卫出不了差错。”见赵虎,王豹听了皇上的话有些迷糊,沈芳便将在兖州遭屠龙教偷袭之事说了个明白,然后道:“如俩位大人早半个时辰到此,便能撞上钟兄了。”赵虎,王豹听了沈芳这番话,又从皇上的言语中品味出他非常赏识钟磊,这心里自然高兴,刚要说话,有随从带一壮汉过来,却没入凉亭。   这人八尺四五身材,四十开外年纪,浓眉大眼,双目锐利,身着布衫,脚踏毡靴,背驮长剑,识得此人叫蔡春,是京城名捕,破了不少悬案,故人送神武威名蔡追魂,是当今四大名剑之三。   蔡春也算是个人物,沈芳见了忙起身招呼,说笑了句:“蔡兄,你怎么也有闲心来黄山凑这份热闹。”除了沈芳,蔡追魂谁也不认识,故只对他拱手还礼笑笑说:“沈大人,蔡某不负圣恩,已查清偷龙凤大舰者便是那食人魔钟磊。听说食人魔明日要来黄山,故赶来缉拿。”正说着,忽听得两阵轻“哼”声,忙关了话闸随声望去,却是赵虎,王豹。只见他俩四目阴森,含有杀气,这心里顿感疑惑,便向沈芳打听。“沈大人,这两位兄台是谁?”沈芳也听到了赵虎俩的冷“哼”声,自然清楚是蔡追魂的“缉拿”词语惹怒了他俩,便说:“这两位便是当今皇上的左右护卫使赵虎和王豹。再则,皇上已找到龙凤大靓,故蔡兄无需再去打扰钟磊,免得节外生枝,对蔡兄不利。”对蔡追魂来说,赵虎,王豹的名讳早已是如雷贯耳。“阴阳双煞?”他吃惊不小,脸显骇色,忙朝赵虎,王豹拱手,但还没来得及说话,只听赵虎说:“不用胆怯,老夫不会为难你。不过记往,上了光明顶就和沈大人在一起,别四处乱窜。”蔡追魂名声再大,但在赵虎,王豹面前却变得甚么都不是。他忙点头应允,向店主拿了只碗,自斟一碗酒,接过沈芳递来的半只烧鸡到亭外择了块巨石,靠着吃喝。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追魂屠龙剑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裕龙啸在线试读精彩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