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语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章节目录】主角顾夕颜谢泽_后方小说网

【半语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章节目录】主角顾夕颜谢泽

【半语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章节目录】主角顾夕颜谢泽

时间:2021-09-01 06:44:27编辑:陈佩佩人气:

青城谷新书《半语斋》由青城谷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顾夕颜谢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第二日,江府的下人便寻到了苏子墨落榻的云来客栈,送来酬金一千白银。苏子墨抱着白花花的银子笑开了花。“江家果然大手笔,说着一画千金 ...

半语斋

推荐指数:10分

《半语斋》 第六章 幽然半语斋 免费试读

第二日,江府的下人便寻到了苏子墨落榻的云来客栈,送来酬金一千白银。苏子墨抱着白花花的银子笑开了花。

“江家果然大手笔,说着一画千金,还真给我送了一千,真大方。云耳,你昨天还说本公子退步了,被打脸了吧。”

“公子,您画了两幅画才一千白银,怎么能算一画千金?”

“.......”

此后的几日,苏子墨带着云耳在广陵街头巷尾无目的地游荡。

某日,正在一个名为杏花烟雨春的茶楼里喝茶,却听旁桌的人们议论纷纷,说原来江府的夫人没有疯,只是被妖物附了身,如今已经被道人作法除掉了。

苏子墨好奇,转过身去,插了话问道:“敢问先生可知那妖是如何被除掉的?”

其中有人道:“听说那攸宁道人在此妖身上画了个五芒星阵,然后催动真气,拂尘一绕,此妖便就地服诛,灰飞烟灭。”

旁的人感叹道,“原来如此,这攸宁道人也真是厉害呀。”

另外一人皱了眉,“不对吧,我怎么听说,此妖乃是个重情的女子,谢夫人当着她的面,念了一首江公子当年求娶她的时候写的一首诗,‘惆怅彩云飞,碧落知何许。不见合欢花,空倚相思树。’要知道,这谢夫人最喜欢的就是合欢花,她还有面合欢花雕的镜子呢。此妖原本是个被情郎辜负的苦女子,感念他们夫妻情深,执念消解,灰飞烟灭了。”

“啊,原来是这样,这种说法倒是更可信些。”

苏子墨不知这坊间传闻有几分真假,心底只觉得有几分莫名的悲伤。

第二日便是与华予约定的出发时间,苏子墨穿一身新做冰丝莲纹的衣袍,欣欣然出了门,已有车辇等候着了,上了车便望西南方向去。

走了约莫一个多时辰,到了广陵和云浮的交界。

车驾驶入一片深山密林中,葱葱郁郁,树影斑驳,不闻车马喧闹,唯余鸟鸣婉转,饶是清静。

车停在一石径前,顺石径上了山,突然听得流水潺潺,如鸣佩环,一泓清泉从山石缝隙间淌出,在一林峰前聚成一泓小谭。

潭边立着一幢竹筑的重楼小阁,围着个四方小院,处在这片密林深处,一派幽然绝世。

门口一紫衣少女正在候着,见了苏子墨,欠身行礼道:“木子见过苏公子,我家先生已经在斋内候着您了,请进。”

苏子墨点了点头,赞叹道:“你们先生这半语斋还真是别致,竟然隐在这样一片密林里,要是我自己来肯定找不到,太适合隐居了。”

“那可不,我们先生向来喜欢清静,这地方是叶公子专门给他辟出来的。”

少女领着苏子墨,入了中庭,走在一条卵石铺的小路上,环路种满了翠云草,庭边悄然生出绿苔,绿茸茸的,分外可爱。

又过了一条幽然的回廊,方才进了阁中。

一面雅楠影壁后,一白衣人正端坐在地席上,面带白纱,手上一本微微发黄的古书,看的忘神。

听见这边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才转过头来,随口道,“苏公子来啦,木子,给公子沏茶。”说完目光竟又移回了书上。

紫衣的木子姑娘给苏子墨端来了坐垫,上了茶,苏子墨端来嗅了嗅,“今天又是你家公子酿的什么好茶?”边说着边小酌了一口。

华予没回话,木子则笑着道:“苏公子,今天的茶可不是我们公子酿的,是离儿找公子学来试着酿的碧螺春,这是第一批,先生说让我们先给公子尝尝看能不能喝。”

离儿正是另外那位爱着红衣的少女,此时正在门口偷笑。

苏子墨一口茶喷了出来,“啥?第一次做的茶就给我喝,这是让我试毒呢吗?”

华予抱了书往后一躲,“你能不能斯文点儿,都喷我书上了,我这本可是绝版的古书,弄脏了你都赔不起的。”

苏子墨“.........”

身后的木子又上来重新添了茶,道:“方才是同公子说笑罢,离儿制的碧螺春是最好的,这煮茶的水也是今晨刚从山间取来的清寒泉水,最是甘甜,公子只管放心喝罢。”

苏子墨这才静心抿了一口碧清的茶汤,之间茶叶条索纤细,银绿隐翠,色泽鲜润,饮一口浓郁生津,回味绵长。

一边饮茶,一边抬头环视了屋阁一周。

北墙是一整面楠木做的博古架,框内错落有致地摆着各色古玩玉器,南面对称地挂着一幅江南烟雨图,和一幅行云流水的行楷经帖,上书:“天地寂寥山雨歇,几生修得到梅花“。

东西两侧开了小轩窗,竹帘半掩,西窗映照清泉碧潭,东窗一片斑驳林影,墙角一座崖柏根雕,形如女子高台远望,意境辽远,浑然天成。

苏子墨不由得感叹了句:“九先生的宝贝可真不少。就说这崖柏根雕,世上存量极少,别说像这一座如此完整天然形态又颇具韵味的,价值一定不菲,这又是叶公子给您淘的?”

华予终于放下了书,款款说:“非也,这座根雕,乃是一木妖的真身,我帮她圆了执念,最后留了此雕以便为她祭奠祈福。”

苏子墨听了一身冷汗,“九先生这不相当于放了具妖物的尸首在房里吗。”

华予一笑:“物化妖,本身就是物,既然妖神已灭,便回归了自然本态,怎么能说是尸首呢。”

“对了,说起来,那镜妖后来怎么样了呢,我听传闻说已经被除掉了?”

“前几日我应邀去江府,帮她破了攸宁的符咒,她却一定要与江公子话别。原来她当初便是被攸宁所伤,未能再赴约与江渐离相见,江公子找不到她,偶遇了谢依依,以为是自己的情人,才会求娶。”

“真相一明,那镜妖知晓江渐离从未变心,似乎感怀释然,在风中散灭了,她的执念,只是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罢了。事后下人查看,揭开遮布,那面铜镜已全身尽碎,周身雕的合欢花尽皆凋零。”

苏子墨想起了那日江府上谢依依的愁容,叹道:“只是可惜了江公子,所爱非人,谢小姐,所嫁非人,这桩婚事看似珠联璧合,如今却走向了形同陌路。”

华予接道“那镜妖又何尝不可怜,即使被背叛了一次,依旧选择了再次舍身相爱,真是一片痴情难解。”

眼前浮现出了一个红衣女子幽幽的魅影,她神情忧郁,说道。

“男女欢爱尽皆如此,说好的相濡以沫,地老天荒,到终究,不过一场,水月镜花。然虽知如此,仍然奋不顾身,自陷情海,即使心如刀绞,仍甘之如饴。”

苏子墨酌了一口茶,问:“这崖柏木妖,又有什么故事?”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半语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章节目录】主角顾夕颜谢泽